作者:菜丝@蚂蚁安全实验室
公众号:蚂蚁安全实验室

1.前 言

相信读者对 XSS 早已不陌生。通常谈论 XSS 的时候大多是针对 Web 安全领域的攻防和利用,而在客户端中也可能出现对输入处理不当而造成的 XSS。蚂蚁安全光年实验室近日在 BlackHat EU 2020 上发表的议题 Cross-Site Escape: Pwning macOS Safari Sandbox the Unusual Way 就展示了一种针对 Safari 浏览器沙箱的绕过思路,将 Web 安全老生常谈的攻击方式移植到一个看上去毫不相干的领域,将进程间通信(IPC)的安全问题转化成跨组件的 js 脚本注入,最后完全绕过浏览器沙箱获得完整的代码执行权限。

由于浏览器功能复杂、迭代迅速,很容易出现内存安全相关的漏洞,因此沙箱(sandbox)成为了现代浏览器的标准配置。简单来说就是把渲染引擎等逻辑装进一个被“笼子”关起来的进程,即使攻击者利用漏洞获得了任意代码执行,接下来仍然要做额外的工作从沙箱里逃逸出来,才能真正访问到有价值的信息。常规的沙箱逃逸多是利用进程间通信机制,或可访问到的内核、驱动等组件,在权限更高的进程或者直接内核当中触发其他内存安全问题,从而关闭沙箱或者启动一个不受限制的进程,形成完整的攻击链条(fullchain exploit)。

而我们的议题富有创意地在 XSS 的老树上开出了新花,嫁接到沙箱逃逸的场景中实现了稳定的利用,而且完全避开当下系统针对内存安全漏洞所引入的各种缓解措施(mitigation)。因为这些缓解措施并不是针对此类问题而设计的,两者不在同一个战场上。

2.跨进程 XSS?

通常 XSS 指的是通过 HTTP 协议等输入向量,将恶意代码(如 Javascript 或者 HTML 片段)注入到本不应该受攻击者控制的站点内容当中,从而绕过同源策略(Same-Origin Policy)窃取用户凭据的攻击手法。这种攻击可以追溯到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常年雄踞 OWASP 的十大 Web 安全威胁榜单。

结合浏览器漏洞的场景,又有 UXSS(Universal XSS)的攻击方式。XSS 通常出现在服务器后端或者网页前端脚本,而 UXSS 主要基于客户端浏览器(或扩展)的漏洞,从而篡改浏览器预定的行为和绕过安全限制。通常在没有启用站点隔离(Site-Isolation,Chrome 的安全特性)的浏览器中,同一个渲染器进程可以同时处理多个域名,因此同源策略是在进程内通过特定的访问控制策略保证的。

有时浏览器在处理特定的 DOM 或者网络接口存在逻辑缺陷,可能导致不同站点的数据可以相互访问,或注入脚本到不同的域名上下文中;有时特定的浏览器上下文配置会默认允许关闭同源策略检测,例如 Android系统WebView可以使用 setAllowUniversalAccessFromFileURLs 等配置对 file 域开启同源策略例外,对应的 iOS 下 UIWebView 则直接默认启用了类似的策略,只要是 file:// 域下的页面,一律不限制同源策略;而在出现了内存破坏漏洞,导致恶意网页具有内存读写权限的前提下,攻击者的脚本可以修改进程内的特定标志位实现 UXSS。

在这篇议题当中借鉴了 XSS 注入 javascript 的思路,但输入向量不是 Web 协议,而是本地进程之间的跨进程通信(IPC)。例如反射型 XSS 通常会将恶意的脚本或者 HTML 直接附在 GET 请求的 query string 当中,让脚本在目标站点域执行;而类似的,本文的一些案例通过 XPC(macOS 和 iOS 下的进程通信)接口,从浏览器的沙箱进程内发起调用,诱导其他高权限系统服务渲染攻击 HTML,从而在没有沙箱限制的 WebView 里运行恶意脚本,最终获得完整权限的本地代码执行(即沙箱逃逸)。和 UXSS 相比,虽然都是本地的攻击,但 UXSS 仍然在进程内,而本文的思路则实现了跨进程、跨安全边界的代码注入。

以下表格简单比较了这种攻击的特点:

XSS 跨进程 js 注入
输入向量 HTTP 协议 跨进程通信
对象 其他域名 高权限本地进程
载荷 提取登录凭据或直接发起请求伪造 在高权限 WebView 执行本地代码
最终目的 绕过同源策略 浏览器渲染器沙箱逃逸

因此这种攻击的思路大体如下:

1.拥有一个完整的 WebKit 远程代码执行漏洞,用以触发后续逃逸操作。

2.找到浏览器沙箱可以交互的系统服务,使用系统服务当中的逻辑缺陷向其他本地进程注入 js 代码。

3.被注入 js 的进程和存在逻辑缺陷的系统服务不一定是同一个。

4.在高权限进程当中通过再次利用 WebKit 漏洞,甚至进程自身的特殊功能,获得无沙箱限制的命令执行。

3.WebView

既然要在不同上下文当中运行 js 脚本,就得在高权限进程当中找到可以渲染 HTML 和执行 js 的地方。

macOS 上支持 HTML 渲染的组件非常多。像 Finder、Spotlight、Dictionary、HelpViewer、iBooks 甚至 iMessage 当中都用到了 WebView 组件。WebView 分为两种,历史遗留(legacy)的 WebView 和 macOS 10.10 后引入的 WKWebView。前者不支持进程隔离(没有 sandbox),不支持 JIT(即时编译),在 SDK 中标记为已废弃。而 WKWebView 是目前推荐的嵌入 Web 内容的方式。因为使用了多进程,从攻击角度来说和 Safari 完全一致。

两种 WebView 都提供了一些机制来实现 Objective-C 和 javascript 互相调用,但实现上不同。WKWebView 因为用了 IPC,就只支持异步的 messageHandler 委托;历史遗留的 WebView 则提供更强大的接口,可以直接把 Objective-C 的对象、方法暴露给 js,也支持同步调用。其实 WKWebView 提供了一种叫做 InjectedBundle 的机制,可以在渲染器进程里直接加载二进制插件,从而暴露更多的 JSContext 功能。但由于系统签名机制,沙箱进程 WebContent 不允许载入第三方签名的模块,因此只有 Apple 自己用到了这项功能,也没有在开发者文档中提到。

这些不是 Safari,本身又用到了 HTML 渲染的进程,便是本议题的攻击目标。一些 WebView 使用的老式的接口,没有进程隔离。假设我们有一个非 JIT 的浏览器漏洞,直接通过客户端 xss 在这些 WebView 里运行利用,即可获得没有限制的任意代码执行;更有甚者,一些 WebView 本身向 js 暴露了接口,使得我们不需要重复使用 WebKit 的漏洞,而是简单调用便可以执行任意本地代码。

如果上面的描述让人昏昏欲睡,话不多说,我们直接来看漏洞案例。

cfprefsd TOCTOU 沙箱逃逸

这个问题没有分配 CVE。笔者在 10.13 上发现,但在当时的 10.14 开发者测试版上已经被修复了。复现很简单:

  1. 在 macOS <= 10.13.6 系统上。

  2. 关闭 SIP,以便可以调试系统自带应用。

  3. 附加到任意一个 WebContent 进程,输入 po (id)CFPreferencesCopyAppValue(@"CFBundleGetInfoString", @"/Applications/Calculator.app/Contents/Info")。

  4. 灵异事件发生了。按照沙箱规则,这个路径本该无法读取,却成功地返回了内容。不仅可以读,换成写操作也没有问题。

漏洞成因在于 CoreFoundation 当中的一段逻辑问题。Preferences 系列 API 用来持久化程序偏好信息,通过 plist 格式将 Objective C 当中的数据类型和键值对等信息保存到路径。但实际上对路径的读写操作不是在进程内完成的,而是通过一个 cfprefsd 进程作为代理,将读写操作使用 XPC 传递。cfprefsd 服务本身对读写操作有权限检查,但问题出在沙箱的状态的判定上。一个进程在访问过 Preferences 之后,如果进程没有 sandbox,那么 cfprefsd 会对其做一个标记。在此之后,所有的权限检查都会优先判断这个标记。

void __cdecl ___CFPrefsMessageSenderIsSandboxed_block_invoke(Block_layout_1D3750 *block, _CFPrefsClientContext *ctx)

{

  if ( ctx->_sandboxed != NULL ) {

    *(*(block->lvar1 + 8) + 24) = ctx->_sandboxed == kCFBooleanTrue;

  } else {

    *(*(block->lvar1 + 8) + 24) = sandbox_check(block->pid, 0, SANDBOX_CHECK_NO_REPORT) != 0;

    ctx->_sandboxed = *(*(block->lvar1 + 8) + 24LL) ? &kCFBooleanTrue : &kCFBooleanFalse;

  }

}

这就造成了一个 Time-of-check-time-of-use(TOCTOU)的问题。

在 mac 系统下,一个进程可以动态地给自身加上沙箱锁定状态。这个 API 是单向的,即进入沙箱之后就无法解除这个状态(除非有内核漏洞)。假设一个进程先访问了 Preferences,然后进入沙箱,此时在 cfprefsd 服务的眼里,进程仍然是之前缓存的那个“没有沙箱”的状态,从而畅通无阻。

而 WebKit 的渲染器进程不巧在默认情况下就满足这个条件。

在初始化阶段,WebKit 不会加载任何第三方的内容,因此这时候不需要沙箱也是合理的。WebKit 当中引用到了一个 AppKit 的库,这个库在进程初始化的时候会读取一些 Preferences 信息,也就在 cfprefsd 留下了访问记录。接着 WebKit 调用 sandbox_init_with_paramaters 进入锁定状态并加载网页。这时候攻击者通过渲染引擎漏洞获得了在 sandbox 内执行任意代码的能力,访问 Preferences API。cfprefsd 仍然认为渲染器是一个正常进程,允许读写任意路径的 plist 文件,除非对应路径需要 root 权限。

到这一步其实已经可以通过修改 plist 在 sandbox 外触发代码执行了。macOS 在开机时会加载 ~/Library/LaunchAgents 当中的启动项,使用这个漏洞添加启动项便可同时实现逃逸沙箱和持久化。但是缺点显而易见,就是需要一次注销或者重启。

借助跨进程 XSS,我们找到了一种立即执行任意命令的方法。

macOS 曾经有一个叫 Dashboard 的功能,在一个独立的桌面上运行一些 HTML 编写的小组件(widget)。这个功能在 10.15 当中被删除,由桌面右侧的“今天”视图(Today Widgets)替代。

回到当时的系统中。

Dashboard Widgets 保存在如下路径:

· /Library/Widgets 系统预装

· ~/Library/Widgets 用户下载安装

一个 widget 是一个包(bundle),也就是带有特定结构的目录,目录的扩展名为 .wdgt。它由元数据 Info.plist、图标和至少一个 HTML 文件作为主体。WebContent 进程沙箱提供了一个可以写入文件的临时目录,可以释放一个完整的 wdgt 包。再通过前面提到的cfprefsd 漏洞篡改 com.apple.dashboard 域下的设置,从而让 Dashboard 加载来自临时路径的恶意 widget,实现从 WebKit 沙箱到 Dashboard 的跨进程 xss。

Dashboard 的 WebView 是一个典型的遗留组件,没有沙箱隔离,因此任何一个非 JIT 的漏洞都可以直接利用后拿到 shell。但当我们可以注入任意小插件的时候,事情变得更简单了。在 .wdgt 的 Info.plist 当中有一个 AllowSystem 属性,一旦设置为 true,js 的上下文中便会提供一个 window.widget.system 的函数。顾名思义,就是执行任意系统命令:

window.onload = function () {

  widget.onshow = function () {

    widget.system('/usr/bin/open -a Calculator');

  }

}

接下来还有一些问题亟待解决。假如系统把 Dashboard 关闭了怎么办?还有在通过漏洞安装了任意 widget 之后,如何才能激活代码执行的事件?

通过分析 WebContent 沙箱,我们发现这样一个系统服务允许访问:

(global-name "com.apple.dock.server")

这个 Dock 服务正好通过 MIG 提供了启用 Dashboard 和切换桌面的功能。更方便的是,在 HIServices.framework 当中提供了一些私有函数,可以帮助构造并发送具体的 Mach Message。

使用如下两行代码便可以强制开启 Dashboard(即使之前被系统设置禁用),然后模拟用户手势滑动到 Dashboard 的桌面:

CoreDockSetPreferences((__bridge CFDictionaryRef) @{@"enabledState" : @2});

CoreDockSendNotification(CFSTR("com.apple.dashboard.awake"));

4.HelpViewer 的又一次陷落

这个案例的发现颇有一些喜剧色彩。

在距离 2019 年的天府杯还有一个多月,笔者突然发现 mac 10.15 开发者测试版中将准备好的沙箱逃逸漏洞的其中一环修补掉了(这个利用链条将在稍后分析),只能在极短时间内再争取一个新的方案。

这时笔者盯上了 Project Zero 之前的一个经典案例 CVE-2017-2361。在 issue 1040 中,lokihardt 通过特殊的 URL scheme 打开本地预装应用 HelpViewer,触发一个反射型 xss,从而得到特权上下文中执行 Apple Script 的能力,只用一个 xss 实现了完整的远程代码执行。这个漏洞当时也由 redrain 独立发现,被撞掉了。

既然时间所剩无几,不如看看有没有找到变种的机会。

Safari 在跳转本地应用的时候需要弹窗确认。但通过逆向发现,浏览器内部维护了一个信任名单列表:

@"itms-books",@"itms-bookss", @"ibooks", @"macappstore", @"macappstores",

  @"radr", @"radar", @"udoc", @"ts", @"st", @"x-radar", @"icloud-sharing",

  @"help", @"x-apple-helpbasic" count:19];

只要目标 URL 的 scheme 在其中,而且数字签名来自 Apple,就不会询问用户而直接跳转过去。其中的 x-apple-helpbasic 引起了笔者的注意。这个 URL 仍然链接到 HelpViewer,由函数 -[HVBasicURLHandler process:] 处理。

if ([url.scheme isEqualToString:@"x-apple-helpbasic"] &&

  [url.host hasSuffix:@".apple.com"] &&

  [HelpApplication
sharedApplication].isOnline)

只要 URL 的域名满足 *.apple.com,就会打开对应的 https 页面。例如x-apple-helpbasic://www.apple.com/aaa,将访问 https://www.apple.com/aaa

由于用到了加密,我们无法通过 Wi-Fi 劫持的方式篡改返回的内容,从而寄希望于真正意义上的 xss 或者 open redirection 问题。在找到这段代码的时候距离比赛仅有不到一星期,凭着碰运气的心态开始手工挖掘 Web 漏洞。

苹果官网有一个叫 Apple web server notifications 的页面,罗列了服务端相关的修复公告和致谢,包括具体的域名。这其实给前期的信息收集带来了很大方便。运气爆棚的是,笔者仅靠 Google Dork 和 F12 的原始办法,不到一天时间便找到了一个符合要求的 DOM xss。

通过这个客户端和服务端结合的问题,我们从浏览器直接跳转到了 HelpViewer 应用当中。很可惜,正如这个 URL 名字所暗示的那样,这是一个仅具备基本功能的界面,此前的 Apple Script 功能并不能使用。其实到这一步已经结束了,沙箱确实没了。只要再来一个 DOM 浏览器漏洞,即可实现 fullchain exploit。

那么逻辑的方式还有没有做其他事的可能?

在 -[HVBasicWindowController webView:decidePolicyForNewWindowAction:request:newFrameName:decisionListener:] 里,遇到无法处理的 URL,就会调用 -[NSWorkspace openURL:] 打开文件,也就相当于运行本地程序。很可惜一开始注入 xss 的页面是 https:// 协议,按照 WebKit 的同源策略限制,是不允许直接跳转到 file:/// 域下的,否则我们就可以直接将 location 指向 Calculator.app 直接运行计算器了。不过弹其他的 URL 没有限制,例如 ssh:/// 可以打开一个终端应用尝试连接远程服务器。

另外在 HelpViewer 当中实现了数个 NSURLProtocol 的子类:

· HVHelpTopicsURLProtocol (x-help-topics:)

· HVHelpContentURLProtocol (apple-help-content:)

· HVHelpURLProtocol (help:)

请不要和之前提到的应用跳转 URL 混淆。虽然都是 help: 开头,但这里的 URL 是用来处理资源加载,调用对应的 URLProtocol 类当中的方法,将 HTTP 响应内容替换成自定义的返回值。在方法 -[HVHelpURLProtocol startLoading] 当中,会将 URL 的 pathname 转换成本地的路径,直接读取文件进行返回。例如 help://anything/etc/passwd 会替换成对 /etc/passwd 的访问。

之前提到我们不能跳转到 file:/// 域下,而 help:// 就没有这个限制。可以结合其他条件,让 macOS 将远程文件挂在到一个本地可预测的路径,通过访问这个 help://anything/some/path.html,即可获得全盘文件读取的能力。在 macOS <= 10.14 的系统上可以用 /net/hostname/pathname 这样的路径自动挂载远程服务器上的 NFS,完成利用。正是因为这个特性的安全风险,mac 在 10.15 之后默认注释掉了 /etc/auto_master 当中挂载 NFS 的能力。

笔者做了另一种尝试。之前提到这个 WebView 可以不受限制地打开除 file:/// 之外的本地 URL scheme,可以使用 smb://user:passwd@host/path 让 Finder 加载一个远程 samba 资源。假设成功后,会使用 /Volumes/path 作为挂载点,也就完成了从 https:// 到 help:// 域的转换,从而读取全盘本地文件。不过实际操作过程中 Finder 会弹出一个确认框询问是否打开 samba 路径,需要一次额外的用户确认。

还是直接 DOM RCE 好使……

5.Dictionary XSS 到命令执行

mac 系统有一个自带的词典应用,词条的界面实际上是基于 WebView 渲染的 HTML。通常情况下 Dictionary 不会随意加载第三方网页,除了这一次。这一串漏洞利用便是前文提到的,在天府杯前两个月被修补掉的问题。

在 Safari 的沙箱配置文件中有这样一个服务:

(global-name "com.apple.mobileassetd")

服务访问的对象是 mobileassetd 进程。其实除了系统软件版本更新之外,一些资源文件(assets)会定期从 apple 官方网站通过 OTA 的方式更新。这些文件存在 /System/Library/Assets(V2?) 目录下,通常受到 SIP 保护,即使有 root 权限也无法修改,只有 mobileassetd 等特殊权限的进程才可以更新。这类资源包括词典、字体等不可执行的文件,访问它们要用到私有 API 框架 MobileAsset 当中的 ASAssetQuery 和 ASAsset 类。

首先我们创造一个查询实例,获得其 results 数组,当中便是所有的 ASAsset 对象:

const static NSString *kVictim = @"com.apple.dictionary.AppleDictionary";

[[ASAssetQuery alloc] initWithAssetType:kType];

[query runQueryAndReturnError:&err];

NSArray *results = [query results];

通过修改 ASAsset 对象的如下属性,并执行其 beginDownloadWithOptions: 方法,可以诱导 mobileassetd 从任意网址下载资源并替换本地的文件:

· __BaseURL

· __RelativePath

· __RemoteURL

· _DownloadSize(压缩包的大小)

· _UnarchivedSize(解压后的大小)

· _Measurement(校验值)

到这一步我们正好可以在 Safari 的沙箱内通过强制 OTA 的方式,让系统下载任意的词典资源,我们便有机会向 Dictionary.app 当中注入任意 js 代码了。

来看看 Dictionary 里可以干什么。

a = document.createElement('a');

a.href = 'file:///Applications/Calculator.app';

a.click()

这一段代码匪夷所思地可以从 Dictionary 的 WebView 里直接运行计算器。而 location 赋值跳转的方式并不起作用,为什么?

让我们来到这个函数 -[DictionaryController webView:decidePolicyForNavigationAction:request:frame:decisionListener:]:

element = action[WebActionElementKey];

url = element[WebElementLinkURLKey];

if (!url)

  url = action[WebActionOriginalURLKey];

...

[[NSWorkspace sharedWorkspace] openURL:url];

这个方法处理 WebView 的跳转事件,真对 WebActionElementKey 的情况来取出 URL,最后用 -[NSWorkspace openURL:] 方法执行本地应用,也就是只处理了表单提交、链接点击等事件,而不管 location 的跳转。如果只熟悉 XSS,而不对程序进行逆向,就可能错过这个点。

再看前面 mobileassetd 的漏洞可以在后台下载解压任意文件。一个很有利的点在于,通过 OTA 方式下载的文件和浏览器下载不同,不会给文件打上“来自 Internet”的标记。假如里面包含可执行的应用,运行的时候不会触发 GateKeeper 检查,直接运行。因此直接编译一个可执行的 .app 文件包含在词典的包当中,再通过这个跳转漏洞直接打开即可绕过沙箱执行任意命令。

在 macOS 10.15 开发者测试版上,这个打开 URL 的操作被修复过了,只有 http 和 https URL 才会允许打开,也导致了我们之前的利用代码栽在了最后一步命令执行上。假设仍然在 10.14 存在问题的版本,这中间显然还有一段缺口没解决。我们可以在沙箱里任意下载替换词典,那么怎么样才可以从浏览器沙箱里直接打开词典?

虽然 dict:///apple 的 URL scheme 可以直接跳转到某个词条,但 dict: 不在我们前文提到的信任名单中,浏览器会询问用户。这时候就要请出一个小功能的帮忙了。

如图所示,mac 下的浏览器可以直接通过 ForceTouch 的方式打开一个浮动窗口,就是一个精简版的 Dictionary 界面。这个界面来自 LookupViewService 进程,也是一个 WebView。

通过阅读 WebView 的源代码,笔者找到一个叫做 WebKit::WebPage::performDictionaryLookupOfCurrentSelection() 的方法。这个方法可以在 WebProcess(沙箱中)通过 WebKit 内置的进程间通信发送给主进程,接着主进程就会打开 LookupViewService 界面载入指定单词的解释。这个过程不需要用户确认,因此我们获得了第一个跨进程 XSS。

在 LookupViewService 中注入任意 js 代码之后,通过一行简单的 location 跳转即可打开 Dictionary,触发第二次跨进程 XSS:

location = "dict://ExploitStage2"

这时用前文提到的漏洞执行词典当中包含的恶意 app 即可。

有趣的是,在这个漏洞链条当中用到的三个中间进程——mobileassetd、LookupViewService 和 Dictionary.app 全都是有各自的沙箱的。这又得说到 NSWorkspace 启动进程的特点上。通过 openURL 这种方式运行的 app,最后会调用 LaunchService,启动出来的应用和调用者并不存在父进程子进程的关系,也不会继承前者的 sandbox profile,只要求调用者有 lsopen 权限。而 Dictionary.app 正好满足。

这个 MobileAsset 的漏洞还有一个神奇的副作用。在 mac 上这个 XSS 影响本地的词典应用,而在 iOS 上问题同样存在。在覆盖了本地词典之后,被攻击的 iPhone 在桌面上查询英文单词的定义时,会在 SpringBoard 进程里打开一个词典界面。

由于这个界面所在的进程 SpringBoard 没有沙箱,而且使用到了 UIWebView 进行网页渲染,可以导致恶意脚本可以无限制地使用绝对路径读取本地文件并上传,例如相册和所有的联系人、通话记录和短信。此外,只要有不涉及到 JIT 的 WebKit 浏览器引擎漏洞,攻击者便可以获得沙箱外完整的代码执行权限。这是一个潜在的持久化攻击向量。

我们把这个问题作为附加分析一同报告给了苹果,在 iOS 12 之后换成了更安全的 WKWebView。

6.总 结

本议题提出了一种特殊的思路来完成 Safari 浏览器沙箱逃逸,将大家熟悉不过的 XSS 从 Web 领域迁移到跨进程通信的场景上,得到了“老树开新花”的效果。结合其他浏览器渲染引擎漏洞,可实现全链路的利用。

相比流行的思路,纯逻辑漏洞可以获得百发百中的稳定性,以及完全无视针对内存安全问题设计的各种缓解措施。不过,这些漏洞虽然都可以完美利用,但由于涉及跨 App 的跳转等操作,会出现肉眼可感知的现象,对攻击者而言不是最理想的方案。

本文也带来了一些启示。对于开发维护者,历史遗留组件可能拖累整个系统的安全性。如何在保证系统可用性的同时,尽可能地抛弃历史包袱,是一个需要考虑的问题。而对于攻击者来说,跨组件之间小问题的有机结合常常会带来让人意想不到的效果。

关于作者

蚂蚁安全光年实验室隶属于蚂蚁安全九大实验室之一,通过对基础软件及设备的安全研究,达到全球顶尖破解能力,致力于保障蚂蚁集团及行业金融级基础设施安全。 因发现并报告行业系统漏洞,蚂蚁安全光年实验室上百次获得Google、Apple等国际厂商致谢。


Paper 本文由 Seebug Paper 发布,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本文地址:https://paper.seebug.org/1453/